混吃等死

原皮白,语c自戏,渣渣

原皮白的自戏,新人渣渣,求轻喷,顺带求个语c群收留,最好是新建的,门牌私聊,占tag致歉
皓月破云而出,月光皎洁,清风吹拂带着剑穗轻轻摆动,放眼望去,重重叠叠的楼阁,浩浩殿堂一并收进眼底。
从腰间解下酒壶,抬手猛地灌下一口烈酒,顿时喉间一股辛辣弥漫,辛辣过后酒香又从喉间窜上鼻腔,随即放声大笑,“好酒好酒,长安佳酿名不虚传啊!”
接着又饮下一大口,酒意上涌,脑海也不再清明,摇摇晃晃地坐下,带动瓦片发出声响,晃动酒壶,发现酒壶中的酒约莫只剩小半。
拿起酒壶,将剩下的酒悉数浇到剑上,剑刃在清辉照映下更显凌冽,以手撑剑缓慢站起,随即向前刺出一剑,脚尖一转,剑收到身侧,向前一挑。手上的剑招加快,步法变幻莫测,口中高吟:“
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。
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。
长风万里送秋雁,对此可以酣高楼。
蓬莱文章建安骨,中间小谢又清发。
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揽明月。
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销愁愁更愁。
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。
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揽明月。”
长歌语毕,剑已收,明月天涯何处愁。

评论(1)

热度(6)